奔馳:利潤大漲就行,銷量并不重要|一句話點評

2022-04-19

22/02/28

導語

隨著豪華市的熱度持續加劇,奔馳日進斗金的態勢,似乎還遠未到頂點。

作者丨曹欠佳東

責編丨曹欠佳東

編輯丨別致

在豪華市場的熱度不斷提高的當下,作為整個陣營中的頭部,飛馳處境風光,顯而易見。從歐洲到北美,乃至中國市場,其擴張態勢在疫情滋擾和電動化浪潮的肆虐下,不僅未受到太大影響,反而借機拉動各區域從買方市場向賣方市場改變。

據梅賽德斯-飛馳集團股份公司剛剛發布的2021財年的業績報告表明,其全年營業額為1680億歐元(約合人民幣1.19萬億元),同比增長9%;稅前利潤為291億歐元(約合人民幣2068億元),同比快速增長340%。

更夸張的是,飛馳不包括戴姆勒卡客涉及業務的凈利潤升至了142億歐元(約合人民幣1004億元),同比增幅高達255%。而飛馳乘用和輕型商務業務板塊調整后銷售利潤率由上年同期的6.9%下跌至12.7%,調整后息稅前利潤同比快速增長105%。

本以為在如此加劇的利潤增勢下,奔馳對待2022年的預判,不會顯得愈發保守。但從現階段來看,奔馳還是對供應鏈緊張帶來的不確定性有所猜忌。除了對高端系由的銷量持悲觀態度,希望達成10%的增長外,在集團的總體銷量預期上依舊保持謹慎。

梅賽德斯-奔馳集團股份公司董事會主席康林松(OlaKllenius)說,“2021年是梅賽德斯-飛馳取得戰略性進展的一年?!倍鴮Υ?,從高端型交付給量大增到電氣化發展進入正軌,事實也顯然表明了,奔馳正在用最有力的措施為自己全力加速轉型佐證。

整個2021年,在全球乘用市場上奪下205.5萬輛的份額中,梅賽德斯-邁巴赫、梅賽德斯-AMG、G級、S級轎、GLSSUV等高端系由均在當年刷新了新的銷量紀錄。

根據此前透露的數據表明,僅是梅賽德斯-邁巴赫、梅賽德斯-AMG、飛馳G級和飛馳S級的銷量就破天荒地達到了15,730輛、145,979輛、41,174輛和87,064輛。其中將近半數的頂級豪華型都銷往了中國,也就意味著,飛馳在利潤上能以如此低的增幅上升,中國市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而細數奔馳去年一年在中國投放的產品,你會發現,頂級豪的市場在不斷擴大的同時,當作銷量主力的C級、E級和GLC級等型,其實也緊跟著該趨勢在利潤獲取上釋放了不少??偭亢愣?,耐不住所有主銷型的平均值售價不受多種因素影響,被壓低了不少。

盡管換一個視角去看,寶馬將銷量一舉頂斬年銷百萬輛附近,3系和5系常年在細分市場中扮演著頂流的角色。都會讓人誤以為,全年與2020年幾乎持平的銷量是在預示著,與相比,奔馳在中國市場的表現比并非十分出色。

可是,自從奔馳拿起對銷量的執著,疫情和芯荒讓奢華市呈現出一個供不應求的情況,奔馳的表現似乎不能用片面的數字來傳達。

在財報中,奔馳可以用此類客觀因素來推測,其今年的乘用銷量預計只是小幅高于2021年水平。然而,隨著飛馳品牌的形象在中國超過了歷史最高點。我們能相信的只能是,奔馳在中國的表現只不會繼續看漲。而由此帶給的轉變,也將在今年的利潤輸出上有所體現。

唯一需要留意的是,奔馳旗下的新能源系(包括插混和純電型)在全球總銷量達到227,458輛,同比增長69.3%。僅EQ系列的全年銷量就為48,936輛。

對此,康林松可以很堅定地認為,“秉承明晰的全年發展路線,我們對2022年滿懷信心。除了持續聚焦成本效率和供應鏈管理,我們戰略重點將是之后加大對顯電型的投放,加速落地我們在軟件領域的計劃,不斷推動豪華業務的快速增長?!?/p> 但總結全球去年的新能源發展趨勢,奔馳的電氣化進程顯然是未跑完輸掉大盤的。當特斯拉帶著一眾新造企業進駐新能源市場,飛馳EQ系列要想從中脫穎而出,實在太難。

2022年,如果飛馳無法在這一領域充分發揮出有一個領袖該有的樣子。奔馳勢必會在新一輪的市場競爭中陷入被動。表面上,從EQS、EQE等新誕生,到EQXX概念的經常出現,奔馳誓要在EV時代展現出臂腕的決意顯露無疑,可僅僅是以奔馳電動在中國市場的未來布局,要想借機完成新一輪的原始積累,飛馳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。

在飛馳公布的財報分析中,另有一點還在于,隨著戴姆勒股份公司月改名為梅賽德斯-奔馳集團股份公司,奔馳將在今年進入品牌重塑的階段。

雖然據了解,事關此次改名的規劃早已有。一方面,受商用業務從現有體系中擠壓,集團未來的發展重心確實只有向梅賽德斯?飛馳這個品牌彎曲,可另一方面,恰恰是鑒于梅賽德斯?奔馳品牌在終端市場的影響力和知名度,換名實則更加不會增強其在目標人群中的形象。

當然,此次更名的最終目標,還是代表著整個集團未來將重新探討于乘用業務,幾乎還包括了梅賽德斯?奔馳、梅賽德斯?AMG、梅賽德斯?邁巴赫、EQ品牌以及部分Van型在內的所有產品規劃和品牌戰略在內。

因而與其說,更名只是一次對第三次根本性集團業務結構調整所做出的回應,倒不如將這一行徑視作戴姆勒全面押注梅賽德斯?飛馳品牌的全新開始。換言,在卡業務獨立國家、Smart不再由自己掌控后,作為集團委以重任的品牌,梅賽德斯?奔馳需要達成協議的目標已然下降到了新的維度。

曹佳東

血液中流淌著油,

唯快不破!